蒜农网:大蒜的最新价格行情,提供大蒜种植加工技术,聚焦杞县产区。QQ群:257556757

忘记密码
杞县大蒜

深入分析:大蒜、资本与豪赌客

2016-12-07 15:22 作者: 来源: 本站 浏览: 我要评论 字号:

摘要: 谁也没有预料到,2016年下半年开始,蒜价(一般混级蒜,下同)会突破十年最高点,达到6.9元/斤。以最高价来看,最近5年的蒜价逐年下滑,从6.15元/斤下降到2014年的2.2元/斤。直到2015年,价格才回升至4.4元/斤。 蒜商期盼:“价格继续疯下去” ...

谁也没有预料到,2016年下半年开始,蒜价(一般混级蒜,下同)会突破十年最高点,达到6.9元/斤。以最高价来看,最近5年的蒜价逐年下滑,从6.15元/斤下降到2014年的2.2元/斤。直到2015年,价格才回升至4.4元/斤。

大蒜豪赌客

蒜商期盼:“价格继续疯下去”

在山东省金乡县西南角,庞大的方形国际大蒜交易市场(山禄市场)里,高峰期的大蒜日交易量达到1万吨以上。这个全国范围内为数不多的单一农产品购销集散地,辐射着十多个省市的大蒜产区,所以金乡素有“中国大蒜之乡”的称谓。
寒冬已至,中国蒜价信号塔一般的市场里,激烈的交易战被包裹在北方日渐肃杀的景象中——商人们的当务之急,是与时间赛跑,在价格中厮杀。
2016年11月21日,在自己一间门市里,本地人王岩刚刚结束了一通并不友好的电话。“我们昨天看好一库(600吨)蒜。今天每斤要涨1毛。”如果要拿下这库蒜,他将多付对方12万元。
即便蒜价已高到令人咂舌,王岩估摸着蒜价“还要继续疯下去”。“到年前至少还能涨一块,7.5元/斤不成问题。”基于这种乐观的判断,他现在四处筹资,计划再买一库蒜,以便待价而沽,利上加利。
钱会自己送上门来。刚刚挂断电话,一辆黑色丰田越野车便停在门前。王岩把这位30多岁的男客人让进内屋。
只大约5分钟,他和年轻的生意伙伴便谈妥了这次合作的大致情况,但细节秘而不宣。“一起买库蒜,还差点钱,再联系一下就差不多了。”
没有比现在更好的形势了。在形势莫测的往年,蒜城金乡的买卖更像是一场赌博,须弥之间,百万亏盈。

40岁的商人:“胆子要大,见好就收。”

今年春天,40岁的商人李立用了一周的时间游走徐州、河南等周边大蒜产区,发现大蒜亩产减产20%左右,区域内的大蒜产量,占全国总产量的80%以上。这意味着全国总产量肯定会比去年大幅度降低。
在摸清了上述信息后,他即刻出手,以4.3元/斤的价格收购了500吨大蒜存库。最后如果以6.5元/斤的价格出手,他能稳赚200多万元。
“到8月底之前大蒜都要入库,再晚的话大蒜会生芽,就没有了储存价值。于是我又四处打听到金乡周边几个县的库存量也就在120万吨左右,比去年的150万吨下降30万吨,再加上有大户推高(价格),所以我认为后期价格肯定还会涨。”
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敢在这个咂舌的高点上,期待着更高点。
11月21日夜间,金乡落下了一场雪。22日早晨,200多个蒜商纷沓而至。他们开着大众、现代轿车从城市的各个方向赶来。你很难从中分辨出哪些是身价不菲的大蒜商。
他们预料雪后的蒜价必然再涨。果不其然,截至11月23日中午,蒜价已直逼7元/斤。
在这次涨价中,李立决定出手存放已久的500吨蒜。机会弥足珍贵,他害怕再等。
“不能太贪心,我们永远无法知道最高点在哪里,当你找不到价格上涨的原因时就该卖掉,即使未来再涨也不后悔”。
他大赚了一笔,装进兜里的钱超过了预期。
也有人过早地从这场豪赌中脱身。在这个寒冷的早晨,干了近30年大蒜生意的刘洪,穿上运动套装,气定神闲地跑去晨练。
他早已抛完手中的存货。晨练过后,他驱车来到山禄市场办公室里,逢人便说“差不多都该卖了”。
8月份以后,蒜价破五,他对后来的价格疯涨并不乐观,谨慎出手了囤积的400多吨大蒜。“但我买得早,两块多的时候我就开始收鲜蒜,每吨赚了4000块钱。”
这个金乡本地的老江湖,在市场沉浮多年,见惯了蒜海的起起伏伏。坊间传闻,在蒜价低迷期间,他预判蒜价将有大起之势,大量存蒜,以期高价抛售,不想市场给他开了大大的玩笑,以致于车房皆失。
每每听到这个传闻,刘洪便急不可耐地否认。
他沉吟半晌,说到:“这样也不错,已经挣到了几百万。”
但话锋一转,他还是觉得遗憾。“如果我的蒜存到现在,每吨又能多挣1000多元。”
而这一轮罕见的蒜价行情,很快引起了国家发改委的注意。

发改委发声:“查处哄抬价格违法行为”

11月11日,国家发改委公布消息,称此轮大蒜价格的过快上涨,主要原因大雪突降和连续降温,导致今年大蒜产量降低。为此,发改委已于近期部署在山东、河南、江苏三省大蒜主产区开展大蒜价格巡查,摸底调查大蒜冷库出库、批发等环节,及时查处串通、哄抬等价格违法行为。
但在金乡民间,国家发改委正在调查的相关问题,似乎早见端倪。
“大蒜这个东西是一种短线投资,高收益伴随着高风险。它并不是不可以炒作,但需要技巧。顺势而为,否则就会赔。”11月下旬的一天中午,在一间东北餐馆里,李立四周扫视,向邻座的外地商人嘀咕着。
这些外地商人来自五湖四海,背景不一。但他们的共同特征是起初对市场不熟,但资金雄厚。
这些客商和他们带来的游资,让大蒜不再是单纯的大蒜。
金乡的大蒜客商历史,最早可追溯到20年前。部分客商已在金乡落户。
客商和本地蒜商关系复杂,资金链盘根错节。小规模的拆借资金时代过去后,2012年,金乡出现了大规模的配资现象。
配资总是与炒蒜相伴。2008年,本地有名的蒜商刘洪以4毛多的价钱收购了几百吨大蒜,结果当年的价格持续下跌。到第二年2月份,大蒜价格回落到1毛多,刘洪判断大蒜会涨价,于是他又继续买进1千吨,最后以2块多每斤的价格出手,利润高达十几倍,每吨净赚4000多块钱。
“那年我赚了六七百万。”刘洪说。
根据金乡大蒜产业协会常务会长杨桂华的统计,今年金乡周边有120多万吨库存大蒜。今年的大蒜平均入库成本为5.38元/斤,意味着库存这些大蒜需要的资金是129亿元。
蒜商们的观点是,历年来库存大蒜所需资金,属于客商的大约占到一半,外来资金也占小一半。“另外有一部分是本地蒜商通过抵押冷库或者冷库的大蒜,从银行贷款,然后再给有需要的蒜商配资。”其中一位蒜商说。
配资杠杆达到了1:1,更有甚者达到了1:2。界面新闻获得一份配资合同显示,贷款利息为月息一分五厘,一般至少三个月起步。
在金乡,配资交易的细节随处可见。大蒜国际交易市场内,到处张贴着代办、代购、配资的广告语。

蒜农沉默:“去年仅赚6000块”

配资、炒蒜,有人笑,有人哭。2012年春天,新蒜上市前夕,东北人朱老三开着房车进入金乡地界。他找了4家代收大蒜的当地蒜商,给每家奉上一辆宝马X1作为见面礼。代价是:蒜商们要为他担保贷款。
通过这种手法,在至少一个亿的资金到位后,借助2011年寒潮导致大蒜减产的影响,朱老三在原来2元钱每斤的基础上收购大蒜,“但凡有卖蒜的,他都高价收购,存而不出,硬生生将蒜价拉升上来”。一位蒜商回忆,朱老三一人难以哄抬市价,“但几个大蒜商一路你跑我赶,把价格从2块钱一路拉到3块8毛。”
“但这是逆势而为。”一位金乡大蒜业内人士称,本来寒潮影响不大,等到大蒜上市的时候,市场上的货便越来越多。果然到了后半场,他没钱再强行托市,而其他家也无力继续高价收蒜。至此大蒜价格又一路下滑至2块2毛多。
直到2013年5月份,蒜价已降到1块多。根据配资合同约定,当大蒜价格下降到一定程度,客商不缴纳风险金,配资方有权处理大蒜。此时,朱老三已无力支付风险金。为他担保的当地蒜商们,抛售完大蒜才保住配资金。
这一手,朱老三赔了一个亿。这个曾经在山禄市场风光无限、赠人宝马车的客商,从此再也没有在金乡出现过。
在这一场价格“盛宴”中,与蒜商们一掷千金的交易相比,农民们并没有在大蒜疯涨过程中受惠。
闫桥村村民老闫2015年种了3亩大蒜,共收获了5000多斤,共卖了2万多元。减去成本后,他一共赚了6000多元。“我们普通老百姓又没钱建冷库,蒜又不敢长时间放,只能看着蒜商把钱挣了。后期涨成什么样,跟我们无关。”
他有些愤懑,随后又稍显欣慰。
“不过今年收购价算高的了,比往年好。”
当然他并不知道,疯狂的大蒜上涨至每斤6.9元后,价格已开始回落至6.6元/斤。
尚未出手的蒜商们,像鹰隼一样,还在等待下一次的机会。

发表评论

*

* (保密)

😉 😐 😡 😈 🙂 😯 🙁 🙄 😛 😳 😮 mrgreen.png 😆 💡 😀 👿 😥 😎 ➡ 😕 ❓ ❗

Ctrl+Enter 快捷回复

会员登录关闭

记住我 忘记密码

注册会员关闭

小提示: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"电子邮箱"发送给您.

关闭
关闭